返回首页 | 联系我们 | 设为首页  | 加入收藏 | 移动版本 | 政务微博 | 政务微信 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» 灵秀花溪 » 历史文化
陈伯吹与花溪公园
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花溪区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5日 15:35 字体: 分享

  民国三十三年甲申(1944年)十一月下旬的一天,在重庆北碚一家旅馆的楼上,文学家陈伯吹为了怀念花溪,写了一篇散文叫《花溪一日间》。勾起他写这篇文章的原因,是《新华日报》上的一则消息。消息说,日军已打到贵州的独山。他真不敢想,如果日军到了贵阳,花溪那块美丽的地方会被日军遭踏成什么样?陈伯吹是一年多以前路过贵阳时到过花溪,由于行踪匆匆,一时没有写下什么,但花溪那美的印象,却一直深深地留在记忆里。现在再不把它写出来,日军如果真的到了花溪,今后将何处去寻她的美丽姿容?于是,陈伯吹提起笔,回想着他在花溪游览的那“一日间”。

  那是去年春上的事,陈伯吹和内地许多文化人一样,在上海、武汉、 长沙等城市被日军占领后,只得转到大西南,当由广西到了贵阳,在旅馆住下后就听人说:“到贵阳不上花溪,如入宝山而空手归来!”他听后,便决定第二天前往花溪。

  贵阳到花溪,虽有公共汽车,那班次少得可怜,慢腾腾地一天只有两班。所以,马车也是贵阳花溪之间的主要交通工具。这坐人的马车与运货的马车不一样,它象一乘大轿子,后面和左右有小窗,只是前面没有轿帘。车上有四个坐位,坐车的人多时可以挤六人。走上坡路时,惜马的车夫就下来走,走平路时.他才坐到车辕上去。自从贵阳到花溪的车路修通以后,以前那些靠驮马为生的赶马哥们,有不少人买了马车,又变成了马车夫。

  那天,虽然夜里下了一场春雨,可是一早起来,天气却很好。陈伯吹吃了点早点,便搭上一辆马车到花溪。陈伯吹“坐在动荡的马车上”,缓缓地摇到花溪,一看手表,居然走了两个半小时!可一位同车的人说,赶车的人始终三十多岁了,赶得稳。要是坐上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小伙赶的车,他直管打起马跑,快是快,只是赶到处,坐车的人怕要遭抖散架!

  陈伯吹下了车,觉得有些饥饿,便到一家饭馆坐下,“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”,才顺着河岸进入公园。他从公园大门到麟山脚,过放鹤桥,走进旗亭,登上旗亭旁边的听涛岭,站在观暴亭中,观看流水从坝上桥下的水坝上跌落到水坝下,白白的坝上桥瀑布,溅起雪白浪花,他边游边赏,那蛇山龟山,都是岩石组成,可满山的树,虽然都是从石缝中艰难地挤出来。但长得郁郁葱葱,即使隆冬腊月天,山色依然青!陈伯吹被花溪秀丽的风光迷住了,和全国许多风景区比,他觉得花溪确实是独有风韵,花溪的美,“是在山水、树木、花草、甚至于村舍和田野的均匀配合”,“与大自然打成一片”。他还觉得,花溪,“是一盘谐合的彩色,她是一幅匀称的图案,她是一个健康美丽的少女,只淡妆,不浓抹”。陈伯吹发现,“山岗、田野、溪水、划子、丛林、草坪、曲桥、农场、村舍、亭阁、沙洲、石屿、假山、鱼塘,这一切,装点了花溪静的美“;另一方面,这里的“鸟语、风声、笑语声”,“淙淙的瀑声,潺潺的流水声”,伴之以“日丽、山青、水绿、松苍、柏翠、桥拦红、浪花白”,“菜花香、蚕豆香”,所有这些,构成了“静的美”和“声色之美”,真是“远在艺术的美律上”,是“所谓多样的统——”。

  陈伯吹遗憾的是,因为昨夜风雨留下的山道“石滑泥湿,未能登上麟山,只得在山下仰望山顶那“跃跃欲试的飞云阁”而“可惜”,陈伯吹在花溪公园里直游到下午三时许,才出公园大门,在花溪桥尾巴,正好登上花溪街戴国正(人称玉科三爷)赶的马车回贵阳。

打印本页  |  关闭本页
【打印】 | 【推荐】 | 【纠错】

分享到:
0

关键字: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
相关信息
隐私声明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RSS订阅  |  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花溪区人民政府 联系方式:0851—83851012
黔ICP备05003016号-1 花溪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花溪区新闻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
  

贵公网安备 52011102002148号

  网站识别码:520111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