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 | 联系我们 | 设为首页  | 加入收藏 | 移动版本 | 政务微博 | 政务微信 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» 灵秀花溪 » 历史文化
偶遇青岩镇
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花溪区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5日 15:32 字体: 分享

  文/侠客

  静卧西南一隅,青岩镇,如一位乡村女子,任岁月流逝,星转斗移,她却在落落红尘外,青山绿水间,独享一份清幽与淡定,而我则是匆匆过客,偶然与之相遇,便被她静谧、安逸所吸引。

  一

  明朝朱元璋,为巩固西南要塞,征调两江几十万大军,迁入贵州,依山傍水,屯兵筑寨,史称“屯堡”。青岩,便是其中要塞之一,她历经600余年,巍然不倒。青岩镇,自有其生存的秘笈。

  在远征大军中,尤以江西兵士为主。江西,自古人杰地灵,王安石,欧阳修声震文坛。王勃虽不是江西人,但他的“秋水共长天一色,落霞与孤鹜齐飞”却脍炙人口,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”更是老少皆知,《滕王阁序》造就了王勃,滕王阁更成为江南三大阁楼之一。

  但一个城镇的生存,绝不仅仅依靠纸墨砚台里生出的灵感。安居才能乐业,安心才能戍关。自屯兵起,江西的酿酒、制醋、雕刻、玉石、小吃,乃至建筑民居,悉数被移植到青岩小镇。于是,汉族的文化与苗族、布依族文化在冲突、妥协中相生共融,逐渐完成了联姻,形成了青岩古镇特有的民俗文化。

  二

  始入古镇,便被江西会馆所吸引,典型的江南宅院,两开两进,院内所植两颗桂花树,枝繁叶茂,雌雄各一,花香袭人,清幽醒目。

  屋内的青岩博物馆,陈列有古生物化石,描绘了贵州喀斯特地貌的地质历史。一种石莲花,茎干柔软,纤细悠长,有奇诡灵秀之气。远观,如古代仕女,随乐起舞,衣袂飘飘,颇有中国古代山水画的神韵。后得知,这是一种远古时期的无脊椎软体动物,在突如其来的地质运动中,瞬间被封存于岩石中,但其柔美的躯体,流畅的线条,却以化石形式完美保存。还有贵州龙,一种小型恐龙,恣肆威武,在那个时代,曾经是贵州大地的统治者。

  时间是巨大的空洞,可以吞噬一切。石莲花有过长时的欢愉,亦有短暂的痛苦,它的优美曲线,瞬间被凝固、封存于冰冷的岩石中,而我们,亿万年后,只能在静默中,审视它曾有的灵秀。这也算是一种凤凰涅槃吧,它们被动地被时间抛弃,但谁又能否认,静美的石莲花,是微渺反抗浩瀚时空的化身?被定格的躯体,亦是一种宣言。柔弱,绝不必然被强大碾压成泥。

  于是,这样的结局亦不算悲剧,而是生命的美学展示,是肉身与时间博弈的终极结局,美是善的,她从来不以数量的多寡,力量的大小而厚此薄彼。

  青岩古镇,与其他消失殆尽的古镇相比,蕴涵的生命力与美的轮廓,不正像这石莲花吗?

  三

  既是江南的后裔,无论居民还是民居,都有江南的影子,虽然,间或有布依、苗族的斑斓服饰一闪而过。放眼青岩古镇,酒肆、商铺、青石板、小巷子,随处可见,而且,特有的重檐飞角,足能令人眼前一亮。青岩镇依山而建,因山风较大,斜风细雨,经常会淋湿了窗前门后,于是,聪慧的青岩人,建起了重檐飞角似的民居、商铺。

  所谓重檐,就是在一层屋檐下,再加盖一层屋檐,它们敞开式,大挑脚,远处看,颇像正悄然绽放的贝壳,呼吸着新鲜空气,又似一位位古朴少女,轻舒眉毛与睫毛,正明眸善睐,召唤着远道而来的客人。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,下雨阴天,雨水不再滋扰,且美化了古镇,可谓一举两得。

  出神地望着重檐飞角,沉浸在一条条幽深的古巷中,一会儿,便踱进了背街。所谓背街,顾名思义,它身处青岩镇的背脊,但与深幽的古巷相比,背街更显沧桑斑驳。地面的青石板,历经时间的磨砺,行人的踩踏,幽黑光滑,像一面面镜子,反射着光线,透出迷离与肃穆。背街的墙壁,两人多高,都由当地青石板,堆砌而成,棱角分明,长短不一,在百十米的深巷中,逶迤曲折,不时有荒草,小树探出墙面罅隙,在突兀沧桑的背景下,犹如一支支灵动的画笔,在萧瑟寥落中,绘出几笔绿色,增添一丝活力。

  身处背街,忽然有被尘世隔离的幻觉,那层累的青石板,裸露着、静默着。沧桑的面容,厚重的历史,诉说着青岩镇历经的风风雨雨。据说,为了青石板累积的墙壁变得牢固,智慧的青岩人,把糯米作为粘合剂,将一块块石板固化在一起。石板中的糯米香味,早已被时光融为青石板的筋骨,为青岩镇的香火延续,支撑起一片遮风避雨的温馨巢穴。

  因此,青石板骨子里并不冰冷,即使风霜雪雨,也不能消融它体内的温度,它是古时的青岩连结现代青岩的脐带。青岩镇,似一古朴女子,幽居深宅大院,背街,则是她的端庄、静雅的配饰,是小巧发簪?是绫罗裙带?还是素净罗袜?你可以任意想象。或许,只有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”,才能道尽她全部的韵味。

  夕阳西下时,背街沐浴在一片光影中,在熙熙攘攘声中,它避开喧闹,凝神静气,牵着晚霞,沉默不语中飘然而去,逐渐隐于夜色中。

  四

  青岩镇的背街,是镇子灵动的眼睛。而喧闹的各色商铺,在我眼里,不过是索要美食、玩物,哭闹着的顽童。

  青岩镇的烟火,缭绕几百年,我在青石板中,读出了深幽与隐忍,她兼具中原文化的深厚,西南布依族、苗族的奇诡、神秀,历经时光的打磨,形成独具特色的屯堡文化。

  朱元璋六百年前励精图治,西南一隅,本是他政治抱负的支点,却鬼使神差,化作青岩镇的委婉气质,这不能不说,是历史机缘的巧合,民族文化融合的魔力。

  青岩镇民居的外装饰,巧夺天工,更像是一部韵味十足的古书。

  漫步青石板铺就的小巷中,普通人家的门户,还是令我驻足。青岩民居,多为垂花门,门罩上彷石结构,精雕细刻立柱及柱础,外观十分逼真。有的人家,在朝门前或大门前,铺墁青石板,其上雕刻蝙蝠、古钱、白果、鲤鱼等图案,意为“开门见福”、“开门见财”、“开门见子”、“年年有余”。

  青岩镇的窗雕,除常见的福、禄、寿禧和耕、读、渔、樵等图案外,还有龙、凤、狮、象等造型。书房窗雕多为冰裂纹,寓为十年寒窗,一朝腾达。

  门斗、门簪、连楹上的石榴、葫芦、葵花等木雕,间杂如意、牡丹、祥云、龙凤等图案。这都是江南典型的文化符号,而它在西南布依族,苗族区域,却偏偏静谧、安祥地度过了六百余年,我一直怀疑,是不是误入了江南,就像婺源、河口镇的影子在眼前一闪而过?

  与青岩镇邂逅短暂,但她却给了我温馨与愉悦,那静谧的背街,深幽的小巷,静默的窗雕,让我记得,这小镇曾给予我的片刻幸福时光。

  离开青岩镇时,秋日的余晖,正恋恋不舍地吻着青岩镇的小巷、牌坊、重檐飞角。这偌大的青岩镇,莫非是那石莲花、贵州龙的转世灵童?一个念头,突然闪过,想到此,也自觉有趣。随着一张照片的定格,我来时的相约,也应被青岩记住了吧?

打印本页  |  关闭本页
【打印】 | 【推荐】 | 【纠错】

分享到:
0

关键字: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
相关信息
隐私声明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RSS订阅  |  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花溪区人民政府 联系方式:0851—83851012
黔ICP备05003016号-1 花溪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花溪区新闻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
  

贵公网安备 52011102002148号

  网站识别码:520111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