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 | 联系我们 | 设为首页  | 加入收藏 | 移动版本 | 政务微博 | 政务微信 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» 灵秀花溪 » 历史文化
巴金先生与花溪“憩园”的缘分
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花溪区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25日 15:51 字体: 分享

  

图为巴金先生

  得得得得……

  一辆马车在从贵阳到花溪的大道上欢快地走着。这天,是民国三十三年甲申(1944年)五月四日。中午,车到花溪,从马车上下来一男一女,男的四十来岁,身材魁梧,但背却略俯,给人一种厚笃之感。他是成都人,名叫李尧棠,笔名巴金。他写的小说《家>、《春》、《秋》、《雾》、《雨》、《电》等,早已为世人所知。他身边的女子,浙江口音,二十七岁,中等身材,整齐的秀发齐肩,丰润的脸庞,一双美丽的大眼,善良、多情;言谈举止,透出一身新女性气质。她,就是巴金的未婚妻萧珊。

  萧珊,比巴金整整小十三岁,是一名文学爱好者。还在中学念书时,就成了巴金作品的忠实读者,她不但崇拜巴金的作品,通过彼此书信往来,她更为巴金高尚的人格所动,决心将自己的一切献给巴金。她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上海,那时,萧珊才是一个十九岁的西南联大学生呢!

  这次,巴金和萧珊是到花溪来旅行结婚的。巴金和萧珊在车站打听到花溪公园内有一座本地人称着“招待所”的别墅,于是便从车站顺着花溪河南岸向西觅去。大约走了里把路,便在一座农家水碾西侧,见到一处用柏树围成的小园。围园的柏树高丈余,树顶都剪成城垛形,远望像一座墨绿色的城。游公园的路穿小园而过,小园内靠河一边,是一栋小巧的青砖青瓦平房,这就是小憩。园中植有几株梅子树,当梅花盛开时,正如后来的歌曲《花溪小唱》中的歌词所说:“小憩园里,梅香不待微风送”。

 

 图为花溪憩园

  这小憩,是民国二十九年庚辰(1939年)年底所建。同时建的还有坝上桥头的尚武俱乐部。

  这小憩,名说是“招待所”,其实里面设备简单,只有两三个房间和几张木床木桌椅,什么也没有,当然更没有电灯。这晨只向客人提供住宿,客人要吃饭,只得跑到花溪镇上去吃。

  不过,花溪公园实在太美了,美得是那样质朴!而这小憩的环境位置,更是处在公园的最佳处。巴金和萧珊到了小憩,租下一间客房。巴金推开窗户,一股清新的空气扑了进来。巴金望着跌宕鸣响的溪流,望着芦荻洲上那从旗亭通到麟山脚下的曲折放鹤桥,望着麟山顶上跃然欲飞的亭阁,惬意地舒展着双臂说:“这里,真是个好地方!”

  萧珊移步到窗前,轻轻地依偎在巴金胸前,甜甜地说:“今天,是我们的大喜日子!”

  巴金双手拥住萧珊的肩头,轻轻闭起了眼睛,他,沉醉在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之中。萧珊的身子在巴金的怀中,向巴金越贴越紧,此时无声胜有声,他们融化了,融化在这花溪河畔的小憩中……

  巴金和萧珊,“没有举行任何仪式,没有置一床新被,没有做一件新衣裳,也不曾办过一桌酒席”。傍晚,他俩从公园踏着落霞,走到花溪镇上,“在镇上的小饭馆里要了一份清炖鸡和两样小菜”,“在暗淡的灯光下从容地挟菜、碰杯、吃完晚饭,散着步回到宾馆。”在巴金称为“宾馆”的招待所里,他们“在~盏清油灯的微弱灯光下谈着过去的事情和未来的日子”,“谈着谈着,感到宁静和幸福。四周没有一声人语,但是,溪水流得很急,整夜都是水声”。这个时候,巴金“对生活没有什么要求……只是感觉到自己有不少的精力和感情,需要把它们消耗……”

  巴金和萧珊在花溪小憩住了三天,又到贵阳住了两三天,而后匆匆离别。

  萧珊去了重庆,巴金便以“黎德瑞”的化名住进贵阳“中央医院”,动手术治疗鼻子,当他治好鼻子正要出院时,萧珊的信来了,而且是两封。看到萧珊的信,巴金又想起了美丽的花溪,想起给他们带来安静与幸福的花溪小憩。于是,他在动身离开贵阳之前,又特意专程到花溪住了三天,重温新婚的甜蜜,寻觅萧珊留下的足迹,感受萧珊留下的气息,并在这里完成了他构思已久的中篇小说《憩园》,然后才依依不舍地告别花溪小憩,告别花溪,回贵阳,踏上开往桂林的邮车….

打印本页  |  关闭本页
【打印】 | 【推荐】 | 【纠错】

分享到:
0

关键字: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没有了!
相关信息
· 巴金憩园结良缘 2016-04-22
隐私声明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RSS订阅  |  网站地图
主办单位:花溪区人民政府 联系方式:0851—83851012
黔ICP备05003016号-1 花溪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花溪区新闻信息中心承办 技术支持: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
  

贵公网安备 52011102002148号

  网站识别码:5201110001